2018年02月19日  星期一

当前位置: 首页 > 德育园地 > 学生天地
舌尖上的春天
作者: 李一鹤 浏览:次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发布时间:2014-04-28 08:30:37
字体大小:

  

不是烟柳满皇都,不是西园飞蝴蝶,不是千里飘鹅毛,而是舌尖上的春天,姗姗来了。

泼了一地旖旎的云霞,遍地繁花。草长莺飞二月天,未有拂堤杨柳,倒也让人醉在这春烟里。熬过了寒冬腊月的人们,也该出门走走;忍了几个月的咸菜腊肉白菜萝卜,也该唤醒舌尖,享一把口福,尝尝春天的滋味。

舌尖上的春天可是大鱼大肉的囫囵?非也。可是麻辣火爆的劲道?亦非也。有语云:食不厌精,脍不厌细。舌尖上的春天,品的就是这一个“精”字,一个“细”字。

春天第一道美味便是野菜。到田野上去看看吧,白荠荠,米蒿蒿,灰灰跳……似乎一夜春风全都叫醒了她们,毫不避讳的躺在光天化日之下和你眉来眼去。我这跟在姥姥后面的小尾巴,笨手笨脚的也能挑一大兜;眼尖手快些的,一袋烟的工夫便是一大笼。

我私以为灰灰跳乃野菜中的上品。回家找一块干净向阳的廊檐下晾了一日,软软的、肉肉的,仿佛阳光收走了她们的魂魄。捡好洗净,用水一焯,碧绿油亮的又像沸水为她们召回了魂魄,一根根昂首挺胸等待着舌尖的检阅。拌上粉条,和以蒜泥辣面儿、精盐鸡精、葱花姜丝,再用热油一泼,工序够“精”了吧!光是她散发着的阳光的气息就足以让舌尖投降了,更别说卷上一个煎饼,咬一口,唇齿间的春天气息,美到心尖尖儿上。米蒿蒿是上好的浆水菜,窝好的浆水可以用来吃浆水面,玉一样滑溜的面条搅上白荠荠,想说不吃也难。

春天的第二道美味还有水果。玲珑剔透的圣女果,甜美芬芳的草莓,白里透红的油桃,酸甜爽口的菠萝,馥郁深紫的桑葚……丰富多彩的水果,就是舌尖上丰富多彩的春天。

春天的第三道美味该是那花儿了吧。五彩的情思洒在初春的新芽上,在迷离的天地间吻着哑默了一冬的树梢。于是花蕾勾引来味蕾,这落凡的仙子终究走上餐桌。

记得常常和姥姥去村子里的一株老槐树下玩,人们说那是1958年大炼钢铁时的遗存。据说村里当年谁也不愿烧它,于是这树年年必捧出大簇的槐花,以示感恩。槐树开花的日子,全村老少奔走相告,青壮有力的就准备好工具去钩槐花。槐花的吃法多种多样——这就要说说那个“细”字了——洗净晾干,拌上面粉,蒸成麦饭疙瘩,用热油那么一浇,满室飘香;或者直接蘸调料水、拌成麦干饭就香椿……哪怕空口吃也是满腹槐香。当然,春天的舌尖上总少不了玫瑰糕、榆钱饼、茯苓膏这些家喻户晓的小吃。

舌尖上的春天,到莲子银耳汤的出现算是彻底结束。每年六月,我总盼着下一个春天的到来,在“接天莲叶无穷碧”时,脑海里仍是那朵绽放在舌尖上的春之花朵,寒来暑往的一次次绽放又凋落。

舌尖上的春天稍纵即逝,在它还未化为仲夏夜之梦前,请好好把握。

(供稿:初20152  李一鹤)

 

免责声明: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,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。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,与本站立场无关,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联系我们告知,我们将做删除处理!